当前位置:主页 > 东阳信息 >

深情叙述“天路”传奇

 

原标题:深情叙述“天路”传奇

翻开这本书,莽莽逶迤的昆仑山脉横亘眼前,一条“天路”攀援世界屋脊,留下了一群铁血硬汉的传奇。那是在1954年,那是一条用灵魂和血肉之躯铺就的青藏公路,那是一个时代的高原神话……这段历史被军旅作家王宗仁精彩地捕捉,用一部磅礴而凝重的报告文学《青藏线》(解放军文艺出版社),深情讲述了“天路”开拓者们震天撼地的故事。

青藏高原是世界上面积最大、海拔最高的高原,因而被称为“世界屋脊”。上个世纪50年代,西藏和平解放。由于西藏气候恶劣、耕地贫薄,粮食短缺的危机也就凸显出来。共产党人坚守“不扰藏民、不征藏粮”的特律,当时援藏粮食、盐巴和燃料等物资只能通过驼队从兰州、青海出发前往拉萨,驼队日行缓慢且死伤严重。为了逐步发展西藏的农牧工商业,改善人民生活,修筑进藏公路成为必需。王宗仁写下了青藏线从最初的构想到艰难筑路的坎坷历程,除了要面对青藏线上的雪山、险滩、激流等残酷的自然环境,还要解决工人短缺、粮食短缺、资金短缺、技术短缺等一系列困难。“青藏公路之父”慕生忠将军带领铮铮铁骨的筑路大军开赴青藏高原,在世界屋脊上战斗219天,修筑了举世无双的青藏公路,开辟了青藏高原的一个新时代。

王宗仁曾经是青藏线上的一名汽车兵,而今是一位写了一辈子青藏线的作家。他多次回到青藏线上,踏雪山,穿戈壁,走冰河,梳理了慕生忠将军三次进藏的路程,用朴实真挚的语言推开历史的门扉,一个个荡气回肠的青藏线故事扑面而来。故事的缘起是王宗仁寻访到了一位青藏线汽车兵前辈赵强,他在藏北的暴风雪中执行战勤运输任务时患上了雪盲,退伍后在川北的山村里度过晚年。他参加了青藏公路通车后的第一趟运输任务,这位老英雄说:“真正打开通往青藏道路的人是慕生忠,他才是英雄。”并让王宗仁“给他写一部大书”。用笔尖犁纸,划过漫长的岁月,青藏线和慕生忠将军以及他身后的天路缔造者们成为了历史簿永远铭记的忠魂勇士。

故事开篇讲述了慕生忠将军两次进藏送粮的经历。第一次进藏是沿东线从青海的香日德出发,南下到巴颜喀拉山,经黄河源烂泥滩,过长江源头的通天河,翻越唐古拉山到达藏北入拉萨,骆驼、骡子等牺牲了大半。第二次进藏是沿西线格尔木古道,登昆仑山,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再翻越唐古拉山,走进藏北,抵达拉萨。出发时征购了26万多峰骆驼,招聘了1200多名驼工,最后骆驼牺牲近一半,献出生命的同志也有二三十位。两次进藏的惨痛代价让慕生忠将军下定了修路的决心。由此一段极为艰难的筑路之行创造了历史性的成就。

徜徉在饱含深情的文字里,拨动心弦的是筑路勇士们赤诚勇敢、智慧朴实的担当和情怀。王宗仁用细腻详尽的描写让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那震撼人心的力量禁不住让人热泪盈眶,进而凝成拼搏进取的勇气和动力。任启明、王廷杰带领战友们,赶着木轮马车和胶轮开始了先期的探路,三个月的长途跋涉,跨昆仑,越唐古拉山,克服一个个关险,完成了探路任务。筑路大军带着树苗来到了格尔木,1954年5月11日,一个历史性的日子,青藏公路正式开始修筑。慕生忠将军手里的铁镐上用烙铁烙着五个字——“慕生忠之墓”,那不仅是将军的决心,更是筑路大军的一种集体信念,一定要把路修筑出来!当他们举起铁镐开挖千年沉睡的戈壁时,雪山上灿烂的光芒喷薄而出。

那一道道天险关隘阻挡不了坚定的脚步,王宗仁的笔触为我们勾勒出一个个伟岸光辉的英雄形象。在这个伟大工程中,我们结识了爽朗真诚的施工队长马珍,见到了任劳任怨的医生王德明,看到了悬崖绝壁上的开路先锋杜光辉、马生荣 ,还有盘腿坐在火炉旁勾画桥梁结构图样的工程师邓郁清、扑进穆兰乌伦河的“潜水兵”们,总是挑最大个石头往自己肩上扛的民工赵怀吉、善良淳朴的藏区同胞边巴次仁和扎喜老人……一个个陌生地域有了诸如纳赤台、小南川、西大滩、不冻泉等动听的名字,一段段路标融入了将士们的灵魂和心血。

再三品读《青藏线》,革命前辈以勇往直前的豪壮、金石可镂的韧劲、知难而进的勇气、百折不挠的智慧开拓出世界屋脊上的“天路”,莽莽昆仑才有了能让人欣赏的一路高原美景。历史不会忘记他们的功勋,“天路”之上镌刻着他们的碑文。而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就如同在世界屋脊上筑路拓荒,更需要这种永不懈怠的精神状态和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历史辉映现实,精神的光芒永续长存,一条延伸的“天路”正从过去走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