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东阳信息 > 东阳要闻 >

前所未见:硅谷巨头致力扩张基建,买地造楼停不下来!

 

伴随着硅谷科技公司的膨胀而不断增长的,除了企业的市值以外,还有扩张的地盘。

而这次有所不同的是,大量的硅谷公司同时在同一区域进行大规模的扩张,并且在短时间内占据了大片的土地,这一现象是前所未见的。

库比蒂诺的苹果、山景城的谷歌、门洛帕克的脸书(Facebook)和圣克拉拉的英伟达(NVIDIA),几乎在同时向世人展示其新的办公园区作品。

此前,只有总部位于圣何塞的思科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末的扩张规模与此类似。

作为房地产顾问巨头莱坊在美国的合作伙伴,新标莱坊(Newmark Knight Frank)地产公司对这一动向密切关注。新标莱坊圣克拉拉办公室的执行董事总经理约翰·扬德尔表示:“我们从未见过这么多不同的公司同时在这一区域进行大规模扩张,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被占用如此多的空间,也是从未有过的。”

英伟达的“奋进”两年建成

上个月,图形芯片巨头英伟达(NVDA.NASDAQ)在圣何塞举办一年一度的图形处理器(GPU)技术大会,吸引了全球超过20000名GPU开发者聚集在这一硅谷胜地。

第一财经记者借此机会独家探访了英伟达去年10月刚刚启用的位于圣克拉拉的新总部大楼。

圣克拉拉离圣何塞驱车十几分钟路程,英伟达联合创始人、CEO黄仁勋早在十年前金融危机地价便宜时就买下了这里方圆数十万平方英尺的地,打算分两期盖新大楼。他相信,英伟达的扩张速度将会越来越快。

英伟达近两年成为名副其实的华尔街新宠。公司近两年股价涨了六倍,近一年股价实现翻番。

黄仁勋不断向客户强调的一句话是:“买得越多,省得越多。”这是他自己发明的口号,每次公开演讲都会重复十几遍。黄仁勋相信,摩尔定律(竞争对手英特尔的技术法则)已死,图形芯片才是未来!

新大楼就坐落在与英伟达旧楼隔着一条高速公路相望的地方。过去25年,英伟达的办公楼一直是租用的。根据黄仁勋当初买地时的想法,他一定要有一栋能够实现自己设计理念的理想大楼。为此,他让工程师动用了多种先进的设计技术,包括基于英伟达强大的光线追踪技术的VR设计软件。利用这一光线追踪技术,产品设计师和建筑师能够实时创建交互式、照片级写实的大型3D模型的可视化。

英伟达的新办公楼项目代号被命名为Endeavor,与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大名鼎鼎的“奋进号”航天飞机同名。

英伟达的新办公楼项目代号为Endeavor。摄影/钱童心

从谷歌地图上俯瞰,这栋建筑外形就是一个简单的三角形。这不仅是因为三角形的结构非常稳固,更是因为3D图形建模的基本结构就是三角形。楼顶的玻璃也是由成千上万块三角形玻璃组成的。

黄仁勋还认为,这幢建筑应该起到把所有员工连接起来的作用,于是他在一层打造了一个能够连接所有地下停车库的中心平台,所有的办公区域都由这个中心散发出去,这样整个建筑就好像是一棵树的功能。

Endeavor项目负责人达尔格林(Jack Dahlgren)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起初想把楼顶设计成全玻璃的,但是通过软件演示,发现全玻璃房顶的光照过于强烈,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我们就把屋顶改成由磨砂玻璃镶嵌,这样既保持透光,又不会让阳光全部直射下来。”

英伟达花了不到两年时间完成了大楼的建设,这一速度在美国已经非常惊人了。这当然得感谢英伟达的先进技术对房屋设计的支撑。

据达尔格林介绍,大楼建造预算约3.7亿美元(约合23.2亿元人民币),最后完工后实际花费约3.3亿美元。如今,已有1700名员工在新大楼办公。按照大楼的设计,最多可容纳3000名员工。

不过,这里只是英伟达新总部基建全部规划的一部分,公司下一步目标已经在考虑如何利用另外一半尚未开发的土地了。

英伟达买下的这片土地,就一度为英特尔所用。技术的发展是势不可挡的。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也是时代造就了科技帝国的英雄。

硅谷科技公司欣欣向荣的发展在推动旧金山湾区(下称“湾区”)地区生产总值(GDP)的同时,也推升了当地的房价以及地价。

早在2016年,湾区GDP增长率就已高达5.2%,比全美平均增长速度快三倍以上,位列加利福尼亚州和全美之首。根据地区研究所编制的指数,硅谷在过去七年里创造了近30万个就业机会,而住房库存仍然很低,每年增长率不足3%。

苹果谷歌的“基建竞赛”

英伟达只是硅谷巨头造楼风潮的一部分

硅谷最大的“房地产业主”谷歌母公司Alphabet也正与圣何塞政府进行谈判,希望在圣何塞的SAP(思爱普公司)中心和Diridon火车站附近购买40英亩土地(约合16.2公顷)建设新园区——这将在未来10到12年内为当地带来2万多个工作岗位。

更重要的是,这块土地将包括住宅用途,其中近20%被认为是“经济适用房”,有助于缓解当地住房紧张的局面。

此外,谷歌已经在上月完成了购买纽约Chelsea Market大楼的交易,耗资24亿美元(约合151亿元人民币)。

尽管圣何塞是湾区最大的城市,但是房价仍低于硅谷地区的其他城市。例如,在斯坦福大学所在的帕洛阿尔托市,过去四年里房价中位数飙升了63%,已达300万美元以上,是圣何塞房价中位数的两倍多。目前,湾区的单户住宅中位数房价约为127万美元,当之无愧成为全美房价最贵地区。

不过,谷歌的这笔交易也遭到当地居民的反对,他们普遍担心谷歌新员工群体的进入,会推高当地房价。而支持者则表示,这将吸引更多的开发者,并为城市带来新的增长源泉,使圣何塞成为一个欣欣向荣的技术中心。

圣何塞州立大学区域规划系马图尔(Shishir Mathur)教授表示:“城市居民必需的图书馆、公园等文化设施和公共服务方面需要大量开支,而城市在当地房产收入和支出方面并不成正比。如果城市能够吸引更多的企业进驻,它们就能够在减少开支的情况下获得更多税收。”

这也是为什么圣何塞认为谷歌园区项目是帮助解决住房危机和其他问题的有效手段。圣何塞市长李卡尔杜(Sam Liccardo)表示:“圣何塞房价上涨的原因是科技公司设在了其他城市,所以我们有了交通问题,我们有了住房成本问题,但我们没有获得任何收益。所以拒绝像谷歌这样的大公司入驻只会让圣何塞更加贫穷。”他还表示,该城市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建造多达25000套住房,其中10000套为限租房。

苹果在大规模迁移到新飞船总部Apple Park后,第三个总部AC3也接近完工。今年年初,苹果还宣布,未来5年将会把300亿美元投资在新园区等项目,并将创造2万多个新岗位。

尽管苹果尚未透露新园区的具体选址,不过,有消息猜测,苹果很可能在圣何塞北部建设一个大型园区,该园区位于Apple Park的东北方向,与Apple Park相距16公里或15至20分钟车程。

据消息人士透露,苹果可能已经在圣何塞机场附近秘密购买了多块土地,最终合并为这片大规模的建设用地。

此前,在旧金山湾区,苹果已经在弗里蒙特运营着一个数据中心;在圣何塞拥有一个高度机密的芯片制造厂,据报道还在一些秘密地点研发新型Micro LED屏、测试健康设备,以及评估汽车技术。

特斯拉的工厂也在旧金山湾区的弗里蒙特。

上个月,网上公开信息显示,脸书也计划在其位于门洛帕克的总部园区新建一座占地46.5万平方英尺(约合4.32万平方米)的办公楼Building 22。

不仅如此,脸书还公布了在门洛帕克建立Willow Campus新园区的计划,其中包括约16.3万平方米的办公室、1500套住房,还有约1.2万平方米的零售空间。

与此同时,总部位于西雅图的亚马逊也在开疆拓土。

亚马逊正在寻求建设全球第二个总部HQ2。为此,亚马逊向全美各个城市发出召集令,并从238个提案中最终锁定了20座城市,亚马逊将于今年年底前公布最终的HQ2的获选城市。据了解,该城市有望坐落在美国的东部。亚马逊的这项投资将耗资50亿美元,并为当地创造超过5万个工作岗位。

不过苹果CEO库克近期在芝加哥出席活动时,对亚马逊高调的召集令表示不屑。库克说:“苹果从来不会做这种‘选美竞赛’。你要花费大量的人力去评选,最终只有一个赢家,大多数都是输家。我可不喜欢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