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东阳信息 > 民生社会 >

士官船长“养成记”

 

原标题:士官船长“养成记”

张宗耀本想在技术岗位干到退休,毕竟再过2年,他就满服役期了。

计划不如变化快。某交通艇艇长调入机关任职,上级领导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接任,就让他这个一级军士长代理。

在南海舰队,像张宗耀这样代理船长、艇长的士官还有不少。他们跳出本专业限制,挑战本应由干部任职的船长岗位。“不惧挑战、热爱学习、期待改变”是他们的共同心声。

四级军士长徐也曾是南水某船航通班班长。2015年8月,听说单位试点士官担任船(副)长,他立即向上级提交了申请,很快如愿担任某船实习副船长。

在某作战支援舰支队,四级军士长李伟是响当当的技术尖兵。他也是最早向上级申请担任船长的士官之一,用他的话说“一定要当船长才过瘾”。

士官担任船长,光有热情是不够的。船长岗位既承载着荣誉,更代表了沉甸甸的责任。

士官汪保标担任某拖船实习船长后,第一次出海就出了岔子。虽然上船前做足了功课,但因为过度紧张,他下错了好几个口令……

四级军士长王小辉代理某船船长后,也遭遇过类似尴尬。在例行检查中,他发现机舱尾轴疑似故障,当即质问机电班长。没想到,机电班长丢下一句“你懂啥”,扭头走了。

事后查阅资料,王小辉才醒悟,自己发现的“故障”纯属正常现象。这事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能力恐慌:“从某一个专业的班长到各专业兼通的船长,身份的转变更需要能力的匹配,不然无法服众。”

回顾这些士官船长的蜕变过程,由于以往所学专业和任职经历的限制,他们几乎都碰到了能力素质上的瓶颈,并从最初当上船长的喜悦中警醒过来。

放下架子、扑下身子、虚心求教……经历了艰难的摸索过程,这些士官船(副)长逐渐与船上的班长骨干建立了亦师亦友的关系。随着对各船艇各系统的了解掌握不断加深,他们的指挥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除了专业技能方面的短板,这些士官船长在管理方面也遇到不少棘手事。

一次,战士小王念着以前跟船长汪保标关系亲近,就想请假外出陪女朋友。

“以前当班长,这种麻烦事直接报告给船长就行了,也不会影响战友感情。现在自己是船长了,我找谁拿主意去?”最终,汪保标没有因为战友情破这个例,而是按条例规定拒绝了小王的要求,并及时做好思想疏导工作。

士官船长还有一项职责就是要以身作则。某拖船代理副船长莫家勇的妻子千里迢迢来队探亲,不巧正赶上战备执勤任务。

“以前是普通一兵,遇到这种情况都能请假陪陪家属。但现在成了副船长,我不做表率怎么让战友们真心服气?”那一次,直到任务结束,莫家勇才急急忙忙赶回去陪家属。

经过不断摸索,这些士官船长进步显著,他们自身的优势也逐渐显现。相对于调动频繁的干部,士官船长可以长期任职,有利于摸透手中装备,并确保船艇战斗力的长期稳定。他们亦“兵”亦“官”的身份和丰富带兵经验,也为日常管理和思想政治工作带来很多便利。

这些士官船长虽然深受欢迎,但他们的知识技能和能力素质缺少系统性培训升级的问题一直存在。

真正的质变发生在2017年6月。为补齐士官船(副)长能力短板,南海舰队会同相关院校和训练机构,举办了海军首届士官船(副)长集训。

在组建集训班之初,南海舰队各个单位的士官踊跃报名。经过层层考核、优中选优,南海舰队遴选了34名士官,包括几名已经有代职船(副)长经历的士官参加这次集训。

集训期间,南海舰队为这些未来的士官船长制订了科学的学习计划,邀请舰队经验丰富的教练舰长、业务长和军地院校专家教授给学员们授课,系统学习船(副)长职责使命、舰船性能、组训管理等知识,夯实理论基础。

南海舰队还以某型拖船为载体,组织集训班进行实操训练,以帮助士官学员掌握舰船基本操纵和应急情况处置,进一步规范指挥口令及流程。

据南海舰队政治工作部领导介绍,结合后续培训考评和资质认证情况,他们将按照规定程序和权限,对符合条件的士官完成任命工作,并逐步落实相关福利待遇,使士官船(副)长名正言顺、有质有资。

让学员们欣喜的是,经过此次集训,他们自信心更加强大,前行的步伐更加坚定。

从集训班结业的张宗耀跟大伙儿说:“部队体制编制调整后,相信士官船长制度会越来越健全,选拔、培训、考核、任命等程序,也会越来越规范。咱们作为士官船长试点的‘先头部队’,过去一年多的摸爬滚打也算是做了贡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