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东阳信息 > 民生社会 >

女婿为照顾岳母把病房当家住 常被人误会成儿子

 

原标题:女婿为照顾岳母把病房当家住 常被人误会成儿子

为照顾岳母,他和妻子把病房当家住,细致贴心的女婿常被人误会成儿

“哪个屋头的儿比得过我女婿!”

一个多月以来,阳洪洲和妻子以病房为家,照顾岳母卢清秀。

7月26日傍晚7点半,36岁的尹倩推着轮椅上的妈妈卢清秀站在重庆市肿瘤医院肿瘤放射治疗中心的楼道里看夕阳。“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了,卢清秀先看到了从电梯里出来的阳洪洲。

“妈!”头上还有些微汗的阳洪洲从妻子手里接过轮椅,“又是等到我吃饭啊,妈,吃了我们还是继续康复锻炼哈。”

卢清秀看着阳洪洲有些发红的脸,“外面还是晒哈,不慌,你先去休息下!”卢清秀一边说,一边又开始心疼女儿女婿,自从卢清秀6月13日动完脑胶质瘤手术住进肿瘤放射治疗中心后,小夫妻把医院当成了家,没有一天回家过过夜。

“你们儿才孝顺哟!好福气哦!”

吃完晚饭,阳洪洲和妻子推着卢清秀回到楼道。“妈,咱们还是先走两圈哈!”阳洪洲在左边,尹倩在右边,阳洪洲嘴里轻轻数着,“1,2,3!”数到3,他立刻发力,用搀在卢嬢嬢腋窝下的小臂,把老人搂了起来,等到卢孃孃站稳,尹倩立马扶好另一边。

在两人的牵引下,卢孃孃缓缓抬起了右脚,轻轻挪出了第一步。一步,又一步,从病房门口到护士站,10米不到的距离,三个人走了20多分钟。每天晚上,这样的康复训练要持续一个小时左右,阳洪洲这个身高1米8的大汉每次都会一身汗。

“哟,你儿和媳妇儿又在陪你走嗦,今天不出去了呀?”前一天刚刚住进来的周大姐路过,站在一边和卢孃孃闲聊。

“不去了,热得很。”卢孃孃听了转头和女儿相视一笑,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这样的误会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卢孃孃开始的时候还要解释,现在也懒得解释了。“当时她说是女婿我们都很惊讶,照顾她比女儿还细心些!”护士小汪回忆,刚知道阳洪洲是女婿的时候,医护人员还经常谈论,“说卢孃孃好福气!”

“阳二娃,等天气凉快了,我们又找地方耍哈!”锻炼完,夫妻俩扶着卢孃孃在窗边站了会儿,卢孃孃想起上周怕她住院久了无聊,女婿开着车带全家去磁器口,“磁器口都是石板路,他慢慢推我走了一两个小时,硬是没有抖到我一下!”

“哪个屋头的儿比得上他!”

晚上8点多钟,例行锻炼完成,夫妻俩陪着卢孃孃回了病房。卢孃孃看电视,女儿尹倩拿着妈妈换下的衣服去洗,阳洪洲开始给岳母按摩。白天,尹倩会给妈妈按上两三次,晚上阳洪洲回来,按摩就交给了他。阳洪洲弯下腰,从肩膀开始,一点一点给岳母按肌肉。手术后,卢孃孃左边身体偏瘫,没有一丝知觉,只能靠按摩缓解肌肉的萎缩。

按摩了还不算完,阳洪洲又打来一盆热水,将毛巾浸透,拧干,稍微晾上几秒钟,敷在岳母有些青紫的小腹上,轻轻按摩。因为每天都要输液,卢孃孃的小腹常常有淤血,夫妻俩想到了这个方法。几分钟后,毛巾变得有些凉了,他又泡进热水重新拧。每天,这样的工作要持续40分钟。

对于女婿的细心,卢清秀说都说不完,每每陌生人问起,“那是你儿子啊?”卢清秀总会说,“哪个屋头的儿比得过他!”

有时说着说着,卢清秀就会红了眼眶,“各人的儿,怕是都做不到他那样。”

尹倩和卢孃孃说起一件阳洪洲都没有在意的“小事”。那时,卢孃孃刚刚手术完没多久,全身虚弱,难以动弹。老伴儿要在家照顾外孙女,尹倩夫妻照顾卢孃孃。一天,卢孃孃内急,尹倩刚好被医生叫走,阳洪洲在病床上帮她接完大便,并没有立刻用纸擦。

“他自己用矿泉水给我轻轻冲洗了,然后才用纸巾帮我擦干。”回忆起那个细节,卢孃孃直呼没想到,“我知道他孝顺,但没想到他一点也不嫌弃。”

尹倩后来问丈夫,“你怎么知道要先洗?”阳洪洲说,“我看你就是这么弄的,你不是说这样妈才不会长疮吗?”

夜幕降临,一家人又要休息了,夫妻俩一左一右躺在卢孃孃身边,卢孃孃很少会半夜叫醒女婿,“他早上6点多就要起床去上班。”卢孃孃总是先悄悄叫醒女儿,在她看来,女儿的工作相对轻松一些,“妈,你就是偏心!”尹倩打趣道。

“我妈原来有好孝顺!”

卢孃孃住院的一个月,阳洪洲夫妻俩在肿瘤放射治疗中心成了名人,不管什么时候住进来的病人,都要议论一下卢孃孃的“好福气”,一些老年人,甚至把小两口当成了比较的范本。

这些夸奖,阳洪洲夫妻俩开始还会不好意思,现在也有些习惯了,“那是他们不晓得,我妈原来有好孝顺!”

阳洪洲说,卢孃孃生病前,是屋头的“顶梁柱”,精明干练,照顾老的,照顾小的都靠她。阳洪洲和尹倩结婚十年,曾经这样评价卢孃孃,“最大的好就是孝心大!”

尹倩的奶奶因为中风,去世前在家躺了6年。6年来,几乎每天都是卢孃孃和丈夫在床边伺候,“我可以说,没有一天,我奶奶身上有怪味儿!”

夫妻俩印象最深刻的,是奶奶刚刚瘫痪在床,从医院接回来的时候。卢孃孃让小两口和尹大爷把奶奶架了起来,卢孃孃细细查看了奶奶全身上下,一个一个地数出了40个褥疮。

随后的每一天,全家人都要好几次齐心协力把奶奶抬起,卢孃孃记得清婆婆的每一个褥疮的位置,一个一个细细擦洗,上药。尹倩夫妻不在家,卢孃孃老两口就自己弄,每次弄完都累得要瘫坐好一会儿。

但就是这么一天好几次,卢孃孃硬是坚持着,把婆婆全身的褥疮全部治好了,随后的6年,尹倩记忆中,奶奶的身上一直都是干爽的。

“我怎么对老的,她就怎么对我!”卢孃孃觉得,孝顺本来就是会传承的东西,“只是没想到,不仅传给了女儿,还传给了女婿!”

责任编辑:杨雅琳(EN051)